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商城 > 商城旅游 > 游在商城

金刚台游记


来源:东方今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05-28     【字体: 】 

   

信阳市商城县东南边陲,金刚台乡,山高200米至1584米,在云雾中起伏。
小满将至,雨水滴答落在田野,变换着新绿和金黄两种颜色。农人拔秧、插秧,与时间赛跑。

东方今报记者 王姝/文 

大禹的肋骨 翠翠的绿水青山

金刚台国家级地质公园在大片村庄之后。有首歌这样唱:“金刚台高势耸天,无限瀑布挂满山。峰尖谷底尚是水,幽谷以下全是烟。”
   传说远古时期,为了治服洪水,大禹率领百姓挖山开河,将洪水引入大海。在海浪即将压垮群山时,他摘下自己的3根肋骨,变成了巨大的定山针,从山顶直插地层深处,阻挡了大浪的摧毁。这三根肋骨,就是金刚台上的猫耳石、秤花石、插旗尖三座巨柱似的石峰。

传说难辨真伪,群山云海就在眼前。5月15日,身处金刚台中,导游翠翠说,不懂金刚台的人,不会欣赏它的美。翠翠是地道的商城姑娘,整日在这青山绿水中,拥有沈从文笔下的翠翠那样“水晶般”的眸子,走到每一处熟悉的地方,依旧满眼兴奋。
    撑伞走过树林、溪涧,想象过去的数千年,水流将山石打磨圆润,凿成龙虎、狮子的模样。
    行走间,哗哗瀑布声入耳。响龙潭水流正急,从数丈高处落下,拍打在岩石上,溅起千堆水花。下雨的缘故,水不如往昔清澈,仍可见潭底的玛瑙石子,细细的游鱼。
    前面还有水帘洞、月亮潭……奈何涨水厉害,阻断去路,只能望一望周边深翠色屏障,无奈离去。想象一下,如果往上攀登,黑鹳、白冠长尾雉、金钱豹、大鲵、穿山甲、商城肥鲵,这些稀有物种,谁知道能碰上哪一个呢?
    交叉在自然景观中的,还有红色革命纪念馆、历代名人吟咏大别山诗书碑廊、红军洞等人文景观。
    下山,到服务区歇脚。水壶咕咕作响。“都是山泉水,喝了对身体好”。

    

育秧时节 村庄安静得像梦第二天,晴。

拔秧、育秧……农民头戴晴雨两用的斗笠,在泥土中奔波。过了小满就是大满,他们要和时间赛跑。人淹没在庄稼和草中,默默挥动锄具。风吹草动皆无语,偶尔听到咳嗽两声。
    人都下地了,留下空空的村子。阳光从东边到西边,小河和池塘被照得通透,鸟儿悄无声息落在树上。
    杜畈村北湾组。一棵800多岁的旱柳,一棵500多岁的乌桕,一棵一千多年的皂荚,在围绕池塘的沙地上,守护着身后的民居。
    盖房先种树。村子两边的山头,一边状如青龙,一边状如白虎,“白虎”比“青龙”高,坏了“规矩”,村民就种上了刀状的皂荚,把“白虎”震住。千百年来,村庄未经历重大变故,村民笃信是因为有了这些“树神”守护。
    沿着修好的水泥小道往里走,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土坯房、八十年代的砖瓦房、近期的新房错落有致,干净整洁。路的尽头,有六间明末清初的老宅,硬山抬梁结构,青砖黑瓦。院内古井幽深,水质清澈,至今仍可饮用。青石台阶光滑,通往轻掩的木门。闲置菜园里,花开几朵。
    经过一个院子,桂花树树冠呈巨大的圆形,叶子深绿,花开定是满院清香。打听得知,这家主人是独居的95岁老人陈华容。
    在路边见到和孙女一起剥豌豆的老人。她思维清晰、表达清楚,只是眼睛有点花。平时自力更生,种花生拿去榨油,吃自己种的水稻和蔬菜。“身体好就是福!不麻烦儿女!”陈华容笑着说。

逐水而居 南风吹走鱼腥留下美味

沿着大小不一的鱼塘,来到连二塘村罗湾组。鱼形的石头是这个渔村的标志性建筑,后面的莲花塘是村民最新的经济来源:种植莲花享受乡政府补贴;莲子、莲藕都是经济作物;到了夏季,大片的莲花是赏心悦目的景点。
    一路桂花,将路延伸到民居。踏着大理石穿过景观池,面前是两、三层的小楼,外面绘有“爱莲说”、“观莲思莲”的水墨图。
    杜畈村村支部书记王健说,这个组的村民祖祖辈辈围着渔船生活,比较富裕,目前仍有三分之二的人靠渔业致富。
    不是捕鱼的季节。站在塘边,遥想从古到今的某个时候,一张大两撒向水面,所有的鱼儿被网上岸,堆满沙滩。风儿吹走腥气,留下肥美的鱼。
   吃在农家饭庄。土鸡、红薯、商城咸鸭蛋都是这里的寻常食材,新鲜的鱼自然不可少。享受自然馈赠和农人劳作,吃得心无旁骛。在纤维、油脂、肉和骨髓中,吃不出人生的酸甜苦辣,只有美味和营养。

有林为伴 茶树之外是根雕的世界

朱裴店村的谢成泰,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根雕师傅。金刚台乡盛产高山云雾茶,谢成泰也是以种茶为主业,闲暇时间做根雕、石雕。

去拜访时,他正在门口凿着一块木头。他的左右是一大一小花瓣形状的人工池塘,小一些的用石头雕刻的龙头做装饰,龙嘴里冒出水,周边也有小小的喷泉。

进门,房梁雕花、石头堆砌的花盆、根雕坐椅,还有大大小小的手工作品,将朴素的庭院装扮得很别致。核桃木、红檀、红豆杉与农具一起整齐地码放在墙边。

谢成泰说,自己生在山中,自幼对木石别有感情。2000年去山东拜师学艺,回来一有空就琢磨、敲打,逐渐把树根做出些样子。目前基于兴趣,偶尔帮人定做,量少但能得到些补贴。

谢成泰拿出自己花了两年多时间创作的得意作品:一条全手工、两三米长的木制龙船。他卷起裤腿,分别把船身、底盘、船桨运到门前大一些的池塘边,拼装好,邀请我们划船。

坐在稳稳当当的船上,可以看见映在水里的青山,随着涟漪荡漾。

农民艺术家谢成泰笑了,带着一丝自豪。

在老家和邻舍同桌吃饭的日子

“老家中院”。他们这样称呼杜畈村中院组。走在路上,不时有几只土鸡从大片竹林中蹿出来,不怕人,一副见过世面的样子。男女搬着云梯从在建的房子进出,屋内传来唱戏声。
    傍晚,路边石凳、石桌,是邻里聚餐之地。孩子们到各处辗转,不一会儿碗里堆着各家的肉、菜。劳累一天,这是享受美味、放松身心的时候。
    夜间,村庄归于寂静。金刚台景区的农家乐里,大片蚊虫向灯光聚集。
一些地方还很热闹。杜畈村西湾路边,村民在晒谷场跳着广场舞,路灯散发的光是白天吸收的太阳能。“以前唱歌大点声都觉得害臊,现在吃了饭就想跳舞!”一位大婶笑着说,村民们的观念跟着时代变了。
    村民曹先芝迈着蹒跚的步子,爬到二层阁楼,擦拭供桌。桌上家中的祖先画像,是清末请景德镇的师傅绘制的,十分精致。
    这是老家,村民的根基所在。也许走出去多年,仍然会想到,那些和左邻右舍围着一张桌子吃饭的日子。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站点地图|使用帮助|免责声明
中共商城县委组织部 | 中共商城县委政法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