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商城 > 商城旅游 > 文化商城

不写日记



来源:县人武部     更新时间:2013-07-08     【字体: 】 

我熟悉的人中,大凡识几个字的,好多都有写日记的习惯。我却不喜欢写日记。小时候,家境贫寒,作业本都不够用,根本不可能有日记存在的载体。参军后,连队训练很紧张,一天下来,累得够呛,躺到床上就不想再动,没有时间和精力写日记。后来上军校了,每每晚上在学习室自习的时候,记下一天的学习、训练和个人感悟。军校前三个月为考察期,考察期结束时经考核合格才能正式办理学籍注册。上世纪八十年代,能够上军校,意味着不用再回老家继续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因此,挺过考察期成了我和战友们当时每天努力的目标。那段时间的日记里,“退学阴影犹在,同志还要努力”之类的语句频频出现。后来终于顺利通过考察,成了正式学员,我也随之松了一口气,写日记的事也就不那么上心了,晚上熄灯号一响就上床,再也不去学习室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写过日记。  

虽然不写日记了,但是在闲书中,我对名人的日记很感兴趣。比如书店里常见的《曾国藩日记》、《鲁迅日记》等,还有零星地读过的蒋介石、胡适等人的日记。他们的日记都是数十年坚持写下来的,并且是要出版供后人阅读的,尽管其中会流露出很多掌故或八卦、自己的真实感受和想法,但有时还是戴着面具,对事实进行了选择,据说现存于美国的蒋介石日记中,就有多处当年被作者自己浓墨涂黑,很多当时的历史真实因之无法再现于世人面前。  

周作人曾在1925年写过一篇《日记与尺牍》,其中讲道:“日记与尺牍是文学中特别有趣味的东西,因为比别的文章更鲜明的表出作者的个性。诗文小说戏曲都是做给第三者看的,所以艺术虽然更加精练,也就多有一点做作的痕迹。信札只是写给第二个人,日记则给自己看的(写了日记预备将来石印出书的算作例外),自然是更真实更天然的了。”  

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逐日记录的文字,绝大多数人写日记不以出版为目的,只是一种借助文字向纸面的倾诉,是个人情绪的一种宣泄方式,即使其内容是错误的,也不会影响他人、影响社会,写了等于白写。而我们经常在报刊上看到的所谓“日记”,其实是作为一种散文来写作的,有些更充斥了“高、大、全”或是所谓正面宣传的东东,其中如周作人所言“做作的痕迹”非常明显,这是我非常讨厌、不愿入目的文字。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新媒体成为年轻一代新的表达方式。很多人的“日记”,每天被放到自家的博客上,欢迎大家阅读,而且“粉丝”越多越好。很多人趋之若鹜,我却很不屑:明明一个扔到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小人物,一天到晚吃喝拉撒睡很平常很平常的事儿,有必要天天给大家展览吗?又有多少人愿意天天看这些玩意儿?  

虽然日记永远不会消失,永远会有人写日记,但我总还是觉得作为一个普通人,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在这个喧嚣浮躁的时代,我想,日记,不写也罢。(作者:唐泉春)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站点地图|使用帮助|免责声明
中共商城县委政法委 | 商城县新时代文明实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