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商城 > 商城概况 > 革命历史

商城革命史简介(抗日战争时期)



来源:县史志办     更新时间:2013-11-18     【字体: 】 

抗日战争时期1937719458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开始了全面的侵华战争。从此揭开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序幕。商城人民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高潮。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在北平、南京、上海等地上学的商城籍学生,相继回到商城。在共产党员王积昌和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队员武德媛等学生积极倡议下,以外地回商的进步学生为主体,联合本县进步青年,组成了“商城县学生战时服务团”(以下简称商学团),参加者达八十余人。他们自筹资金,生活自理,走向街头,村庄,以写标语、出墙报、撒传单、唱歌、演讲、演剧、访问、座谈等各种不同形式在城乡进行抗日救亡宣传。

一九三八年四月,中共中央长江局机关报《新华日报》记者章汉夫前来商城,采访抗日救亡活动情况。认真听取“商学团”抗日救亡宣传情况的汇报,给予很高的评价。并作出许多重要指示,勉励轩禹们艰苦奋斗,再接再厉。极大地鼓舞了团员们的抗日救亡宣传热忱。同时,中共豫东南特委派共产党员狄克东、徐达文来商城,指导“商学团”的工作,进一步促进了商城抗日救亡宣传的深入开展。

五月初,第五战区抗敌青年军团商城实习队(以下简称“青年军团商城队”)男女队员百余人,由队长佟子实(中共党员、青年军团的政治教官)率领来到商城,分布在县城、新建坳、汤泉池、四顾墩、朱裴店、上石桥等地,做抗日救亡工作。徐州沦陷前后,由潢川派往山东、江苏、安徽的青年军团和徐州的“青年救国会”,纷纷沦陷前后,由潢川派往山东、江苏、安徽的青年军团和徐州的“青年救国会”,纷纷后撤,路过商城,有的留下参加“青年军团商城队”,增强了商城的抗日救亡工作力量。

六月间,金山、王莹率领的上海抗敌演剧第二队(以下简称“抗演二队”)和臧克家、于黑丁率领的第五战区文化工作团(以下简称“文化工作团”)来商城,做抗日救亡宣传工作。

六月下旬,“青年军团商城队”党支部根据中共豫东南特委的决议,成立了中共商城县工作委员会,成员三人,书记马广智(现名李杨)。同时,成立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以下简称“民先”)商城队部,开始在本队和“商学团”中培养、发展党员和“民先”队员,以壮大核心和外围力量。

云集商城的“青年军团商城队”、“抗演二队”、“文化工作团”和“商学团”,在驻商《新华日报》记者章汉夫同志的指示下,联合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一九三八年七月,为纪“七・七”抗战一周年活动,商城抗日救亡宣传组织在金山、王莹的指导下,联合演出《放下你的鞭子》、《扬子江的怒吼》、《当夫子去》、《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等大型抗日话剧,极大地提高了人民民族觉悟,激发了广大军民的抗日爱国热情。一个查禁、焚烧日货的爱国主义运动遍及城乡,抗日救国的群众运动蓬勃发展。

大别山会战开始,“抗演二队”、“文化工作团”离开商城去武汉。中共河南省委乃派豫东南特委委员冯新等率领河南战时教育工作促进团(以下简称“战教团”)六十余人,于七月中旬来到商城与“青年军团商城队”和“商学团”在县城、新建坳、汤泉池、四顾墩、朱裴店、苏仙石、上石桥、武家桥、河凤桥、钟铺等地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八月,我党组织趁商城由第一战区管辖划归第五战区管辖之机,通过李济深先生的关系,派来杨必声(中共党员)接任县长。撤换了不抗日暮途穷、不理政的原县长陈守常。同时,中共河南省委通过中共长江局叶剑英、李克农同志介绍,派来魏文伯(中共党员)和一批进步学生,组建了商城搞日政府,下设民政、财粮、教育、兵役四个科。

同时,将县常备在顾全改为“商城县抗日挺进大队”,成立政治处,冯纪新任主任、教育、改造原有武装,组建教导队。“青年军团商城队”、“战教团”、“商学团”的共产党员和“民先”人员除一部分参加县政府各科工作外,一部分分别到县抗日挺进大队各中队和教导队任队长、指导员、宣传员,使这两支抗日武装力量牢牢地掌握在我党手中。经过一个多月的宣传发动,抗日挺进大队扩充到三个中队,六百余人(枪),教导队三十余人(枪)。

县抗日政府和抗日武装成立后,积极开展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召开各界主要统战对象座谈会,大讲国难当头,国共两党再次合作团结抗日的重大意义,大讲发动各个阶层团结抗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提高了民主人士的爱国主义思想,纷纷表示赞同县抗日政府的主张,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共同抗日。同时,县抗日政府还派“青年军团商城队”、“战教团”、“商学团”分别到各区、乡开展对地方各界人物的联络工作,召开座谈会,组织慰问驻军,做统战工作。

为了团结、争取土顽顾敬之抗日,冯纪新等同志以“青年团商城实习队”名义,往返南乡达权店,做顾敬之的统战工作,向他晓以民族大义,指明前途。顾敬之在群众性的抗日救亡运动高潮的冲击下,不得不表示赞同抗日,欢迎县抗日救亡宣传组织到南乡宣传演出,并表示秋季不向农民收租。至此,商城县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基本形成。

一九三八年五月,日本侵略军经过周密策划,调集大批兵力准备进攻武汉,以达到“解放中国事变的目的”。八月二十七日,日寇第二军十三、十六两师团由合肥出发,试图沿六安、商城、光山向信阳进军,然后沿平汉路攻占武汉。当日军进至六安、商城之间的富金山和商城的峡口、青山地区时,遭到国民党军队的猛烈阻击,给日寇以重大杀伤;国民党军也受到一定的伤亡。九月十六日,日本侵略军占领商城。商城县抗日政府撤至南乡渣滓河。

在进攻商城之前,日军的飞机就已经对城区进行了狂轰滥炸。占领商城后,日寇走到哪里,烧到哪里,杀到那里,奸淫虏掠,无恶不作,性同野兽。整个县城一片瓦砾,千疮百孔;四面乡村,恣意糟蹋;焚烧房子的浓烟不断,人民群众四处逃散,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其惨状目不忍睹。据不完全统计,日寇两次侵占商城,残杀无辜二万五千多人,焚房三千余间,给商城人民留下了严重的创伤。

日寇的淫威,并不能使商城人民屈服,反而激起人们对日本侵略者的更加痛恨。全县广大人民在县抗日政府的组织下,同“抗日挺进大队”、“商学团”和“青年军团商城队”一道,积极支援前线,救护伤员,袭扰敌后,断敌交通,截击敌人运输物资。没有一个人当汉奸,也没有人搞维持会,更没有人以物资资助。充分表现了商城人民的民族感和高度爱国主义精神。

县抗日政府移至渣滓河后,遂以“商学团”为基础,将爱国知识青年召集起来,成立商城县抗日政府政治工作大队,四十余人(分为三个队),何世华任队长。在政治处(实为中共商城县委)的领导下,和“青年军团商城队”,分赴上石桥、苏仙石、朱裴店、四顾墩、余子店、黑河等地区,深入群众进行广泛的抗日救亡工作;恢复区乡政权,搞保甲登记;征粮、护粮;搜集武器,扩大武装;做难民的安置、救济工作。进一步扩大了我党的政治影响,广大群众深受感动,积极参加、支持县抗日政府和抗日武装的活动。

十月,中共商城县委根据鄂豫皖边区党委的决定进行了改组,成员六人,冯纪新同志任书记。通过县抗日政府领导各抗日力量,开展敌后游击斗争。

武汉失守后,抗日战争就逐步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相持阶段。国民党政府开始了由抗日逐渐转向反共反人民,并企图以妥协的方法来结束抗日战争。紧步蒋介石后尘的顾敬之,又重施其反共反人民的罪恶手段。为了篡夺县区政权,他不令借机扩充反动武装,还向第五战区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兼安徽省主席廖磊密告商城县长杨必声是共产党员,商城县政府赤化了。十二月,廖磊突调杨必声去安徽英山县,委任顾敬之任商城县长。

杨必声离商后,“青年军团商城队”也奉令开赴皖北阜阳地区。中共商城县委根据形势的变化,以县政治工作大队三十余人为基础,组成了直属安徽省民人抗敌动员委员会第七工作团,团长冯纪新,付团长何世华,仍在商城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一九三九年,第七工作团一分为二,一部分由县委书记冯纪新率领去麻城东北部地区开辟抗日救亡工作;一部分由县委委员魏心一率领在商城东南部苏仙石、朱裴店、四顾墩、余子店等地区,继续坚持做抗日救亡工作。

中共商城县委通过统战关系,派“第七工作团”中的部分团员余致力(中共党员)到县政府教育科任督学,黄廷壁到县立初级中学任音乐教员,武德媛(中共党员)等到杨树岭县“女小”当教员。他们以教书作掩护,在学生和教职工中做抗日救亡宣传工作。

一至九月,中共商城县委虽不能象以前那样开展工作,但仍可利用顾敬之对商东、商北之苏仙石、朱裴店、上石桥、回龙集等地控制还不很严的机会,以“第七工作团”的名义,秘密领导基层党组织活动,发展党员,搜集情报。党员由二十余名发展到八十余名,苏仙石、回龙集两地都建立了党的支部。并以两地党组织为基础,成立了中共商城东北区委员会,常坤山(现名常驻毅)任书记。

秋,国民党反动派掀起反共高潮。十月,廖磊病逝,李品仙继任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兼安徽省主席,下令撤销了各级民众抗敌动员委员会,并派出大批特务到处搜捕,迫害共产党人,破坏我党组织,情况极为严重。第七工作团奉鄂豫皖边区党委之命,分两路先后去皖东抗日根据地,和参加安徽省“青年剧团”工作。

此时,鄂豫皖边区党委决定,成立中共立煌县委(辖商城),周维任书记,张维成、徐其昌、魏心一等为委员。商城工作仍由魏心一同志负责。

一九四O年春夏,局势更加恶化,魏心一同志奉党组织之命,于五月中旬离开商城,去中共皖北区委。至此,商城的基层党组织失去了上级党委的领导;加之反动头子顾敬之的严密统治和对人民群众采取法西斯的高压手段,进步人士屡遭迫害,也就基本上停止了活动。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站点地图|使用帮助|免责声明
中共商城县委政法委 | 商城县新时代文明实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