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商城 > 商城概况 > 革命历史

商城革命史简介(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



来源:县史志办     更新时间:2013-11-18     【字体: 】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

1927819377

在我党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八七”会议后,中共河南省委鉴于大革命失败后商城的组织的状况,派黄柏劲回商城,负责整顿恢复党团组织。

十一月,中共商城特别支部,根据省委指示进行了改组,成立了中共商城县委会,书记蒋镜青。继之,在城关“一小”、“女小”成立了党团支部。一九二八年一、二月间,又恢复了南司、武桥两个党支部;在和、乐两区成立了中共商南区委和团区委。全县党团员发展以一百余人。

三月二十一日,中共商城县委召开扩大会议,改选了县委,成员七人,书记蒋镜青,会上,县委根据省委、特委关于组织农民暴动,实行武装割据的指示精神,决定农运、工运和兵运相结合的方针,以商南为重点,组织全县武装暴动,建立工农武装,实行以土地革命为中心内容的武装割据,创建革命根据地,并决定商南和、乐两区的工作,由县委委员李梯云负责。

五月十日,中共商南区委根据中共河南省委关于“发动商城南乡的农民暴动”的指示,在太平山召开了会议,决定由党员廖炳国、詹谷堂等负责发动各地的农民群众。成立农民协会和建立农民武装;并趁县区民团扩充之机,派党员周维炯等价打入商南和、乐两区民团,漆德玮等打入县民团。同时,商北南司党支部派党员打入胡晓云民团,秘密从事兵运工作。到九、十月间,商城党团组织有了较大地发展,峡口等地相继成立了党团支;各地秘密农民协会(小组)和农民武装小组亦相继建立。

一九二八年,大别山区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大旱,最好的田地才收三四成,大部田地稞粒未收,粮荒极度严重。可地主的残酷剥削,军阀的横征暴敛有增无减,伪县政府趁机发行一种不兑换的纸币,名曰“流通券”。农民的辛勤劳动换来的只是一把废纸,商城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为了打击敌人,解救人民群众的痛苦,十月,中共商城县委发出了《告商城民众书》,揭露伪县政府发行“流通券”的骗局,号召全县人民拒绝使用。经过深入细致地宣传发动,不到半个月,“流通券”就不流通了。全县人民拍手称快,赞扬共产党为人民办了一件大好事。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大大提高了。接着,县委在全县范围内发动了“均粮”的斗争,因符合广大人民的迫切要求和切身利益,斗争开展得迅猛异常。商南、商北、商东等地农民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打开地主农的粮仓,把粮食分给断炊的农民。经过实际斗争的锻炼,极大的提高了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涌现出大批积极分子加入党的组织和党领导的秘密农会,使党的组织和革命力量迅速扩大。一九二八春到一九二九年春的一年时间,党员增加两倍多,由百余人发展到三百七十三人,团员发展到数百人,秘密农协会员四百多人。同时,在民团中发展党员四十多人,商南民团二百多人,半数在我掌握之中。正当全县农民运动再次兴起之际,敌人加紧了“清乡”活动,逮捕屠杀共产党人和农民协会负责人,妄图扑灭革命火焰。县委在一九二九年一月十七日和二月二十一日为幸两次遭受破坏,县委书记李惠民和委员马石生、钟启泰、丁树勋等同志先后被捕牺牲。然而,敌人的屠杀是吓不倒共产党人的。在危难之际,县委委员陈慕尧毅然挺身而出,挑起了重担,将县委机关报移至城西小祈园,继续领导全县党团组织和农民协会开展积极地活动。

三月十三,中共豫东南特委和中共鄂东特委,在光山柴山保南竹园举行联席会议,根据商城党团组织和农运、工运、兵运发展的情况,认为暴动、起义的条件日渐成熟,乃决定加快步伐,积极准备举行商城起义,商南和、乐两区为重点,商东、商北等地作策应。豫东南特委鉴于商城县委近期接连遭受敌人的破坏,加之交通受阻,指挥不便,故将商城起义暂时委托鄂东特委指挥。会后,鄂东特委正式委派徐其虚、徐子清等七位同志到商南和、乐两区协助工作,并将商城南部、罗田北部、麻城东部划为特别区,成立中共商罗麻边区特别委员会,徐子清任书记。农民运动的兴起和“均粮”斗争的开展,使敌人极为恐慌和仇视,伪县长李鹤鸣急令县民团倾巢出动,到处镇压,进一步加紧“清乡”“逮党”活动。形势异常严重。中共商罗麻边区特别委员会于五月二日,在平头山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先发制人,提前于五月六日(农历三月二十七日“立夏节”)夜晚,趁民团过节之机,举行武装起义,并成立了起义总指挥部,徐子清、肖方分别担任正副总指挥。丁家埠民团分队三十多人(枪)是商南民团团总杨晋阶的主力,又是起义的重心,对整个起义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周维炯于会后返回丁家埠,在后山蜡石台松林里召开了党支部紧急会议。传达了武装起义的决定,研究了具体实施方案,决定七摆“立夏节”之宴,灌醉反动队付张瑞生和不可靠的团丁,收缴枪支弹红,宣布起义。

五月六日,周维炯利用“值星”班长的身份。以节日整理内务为名,叫士兵把枪支弹药整整齐齐地挂在正屋墙上,以备收缴。晚上,民团集合,以严肃军纪为名,“罚”党员田继美站三根香的岗,掌握警戒权。在酒席桌上,用“敬酒”的猜拳行令的办法,将队副张瑞生和不可靠的团丁灌得酩酊大醉。与此同时,群众党员曾泽民带领起义农民在外接应。周维炯见时机已到,一声令下“动手”。我们的同志分头行动,活捉反动队付张瑞生,收缴了全部枪支弹药。然后将团丁全部集合一起,周维炯向大家宣讲革命道理,号召他们参加起义,结果三十多人,全部参加红军一枪未发,起义成功。是夜,白沙河的福禄庵,吴店、竹叶庵、斑竹园、李家集,禅堂等地不下十余处农民和民团,亦在我们同志的领导下起义;并活捉了伪省参议员、大恶霸罗维楚和反动分子周若华,五月九日处决于斑竹园。

五月九日,各路起义队伍会师于斑竹园、召开群众大会,宣布建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二师,师长周维炯,党代表徐其虚,下辖九十七团和九十八团,全师一百余人。这是鄂豫皖地区第二支中国工农红军,也是后来红四方面军的一个重要基础组成部分。

五月十日,中共商罗麻边区特别委员会,在斑竹园文昌宫召开了工作会议。决定加速扩大红军;广泛组织农民协会,建立赤卫队;镇压反动势力,建立苏维埃政权,打土豪分粮食,分财产等。为此,在南溪黄鹤湾成立临时办事处,由党代表徐其虚兼主任,詹谷堂任付主任;在南溪林氏祠成立学兵轩知斑竹园附近的小河、盖马冲、界板冲成立军需处和红军医院;在佛堂坳建立红军兵工厂。由于商城南部起义成功,建立了红军和地方武装,初步开辟了一块纵横六七十里的根据地,中共商城县委有了依托,便积极领导全县各地的革命活动,以配合和支持商南的武装斗争。杨山煤矿工人在党支部的领导下举行暴动,成立了工人纠察队,号召工人参加红军,第一批就送往红三十二师七十四人。商北行动委员会在南司、武家桥党支部和地下武装密切配合,里应外合,一举消灭了南司西庙胡晓云民团,缴枪二十一支送给红三十二师。苏仙石、李家集等地也积极举行暴动,成立苏维埃政权。这时全县已建立六个区委、一个特支,红三十二师由一百余人扩大到三百余人。

六月一日,中共信阳中心县委和中共鄂东北特委再次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将商南党组织交给商城县委领导,撤销商罗麻区委,徐子清、徐其虚参加商城县委。根据联席会议的决定,商城县委立即接收了商南党组织和红三十二师,并组成新的县委员会。正当全县革命形势日新月异之际,敌人发动了“鄂豫会剿”。八月十日,鄂东之敌夏斗寅部在罗田、麻城民团的配合下,分虽由松子关、长岭关、铜锣关北犯。十六日,皖西之敌五十六师一个营进至南溪,西北之敌李克帮部和顾敬之民团乘机进行堵截。中共商城县委鉴定会于敌强我弱,根据地回旋转区域不大,为保存革命有生力量,乃决定转移外线作战。十七日,县委率领红三十二师从斑竹园出发,经新区西光山县境与红三十一师会合。敌人侵占商南革命根据地后,扶植土豪省绅组织“编练团队”,反复清查户口,疯狂地烧、杀、抢掠,留下坚持革命阋的共产党员、农协干部和人民群众,惨遭杀害者达五百余人。仅南溪一处屠杀我党员、群众一百余人。商南早期党员、县临时办事处付主任詹谷堂不幸被捕,敌人严刑拷打,但他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牺牲前,咬破手指,在牢房墙壁上书写了“共产党万岁!”五个大字。八月二十九日,壮烈牺牲于南溪狱中。

九月下旬,红三十二师乘敌西调,由光山经麻城边境回师商南,分兵扫荡反动武装“编练团队”,砸了禅堂、吴家店、井冈山溪、丁家埠等地的伪联保办事处,镇压了罪大恶极、血债累累的张六老爷、袁二老爷、徐五老爷等土豪劣绅。在南溪为詹谷堂等烈士和被害群众召开了追悼大会,悼念死难烈士,抚恤被难家属。敌人的野蛮摧残,激起了人们的无比义愤,广大青壮年踊跃参加红军,红三十二师由原来的三百余人迅速发展到五百余人。同时,县委决定,在南溪正式成立商城县工农革命委员会(主席廖炳国)、县总工会、县农民协会;恢复扩大革命根据地;建立区乡苏维埃;扩大红军和农民武装。十二月初,不仅恢复了原有根据地,还向皖西方面出击,消灭西镇许多民团,有力地支援了六霍起义,为皖西根据地的创建作出了重大贡献。

十二月中旬,红三十二师从皖回师商南苏区休整,时值豫南五县民团奉命联合进攻驻在潢川的国民党暂编第二旅李克邦匪部。商城伪县长宋慎亲率民团大部去潢川江集一带参加混战,城防交给花尚之红枪会和留下的一个县民团分队(三、四十人)防守,城防空虚,城区党组织及时派员到商南向县委报告了这一重要情况,县委和师委立即召开会议,进行了研究,决定乘虚夺取县城。

十二月二十四日,红三十二师从商南移师于城南四十华里之余子店,师部召开军事会议,研究具体作战方案,分配攻城任务。鉴于城墙坚固不易强攻,遂决定智取。二十五日凌晨,乔装成土豪、商人和卖柴农民的战士,首先混进南关,抢占了南门。副师长漆德玮带领一百团及时赶到,打退敌人的反扑,分头向东西门和敌人指挥中心县政府直插过去,不到一个小时,顺利地解决了战斗,歼敌三百余人,缴枪四百余支。商城遂告解放,这是红军解放我省的第一座县城。红三十二师解放县城后,立即砸开监牢,救出三百余名无辜农民。张贴安民告示,成立工人纠察队,维持社会秩序;逮捕猥集在城里的土豪、劣绅和反动分子,送交县革命法庭审判处决;没收反动土豪、劣绅财产,分给穷苦贫民。二十七日,中共商城县委和商城县工农革命委员会,在城中心大操场召开庆祝大会,宣布商城易名为赤城,成立南城县苏维埃政府,分布施政纲领,号召全县人民积极行动起来,开展武装斗争,建立区、乡苏维埃政府,实行土地革命。

一九三0年一月十五日,赤城县第一次县师党代表联席在县城召开,出席代表一百二十余人。会上讨论了组织建设、土地革命、扩大红军等问题的方针、政策和措施;选举产生了中共赤城县委员会,成员六人,书记孔文彬,后补书记李梯云。全县已有七个区委,党员五百余人。为了迅速扩大豫东南革命根据地,发展大好形势,扩大党和红军政治影响,红三十二师主力一部向东,一部向西开辟新区。同时,周维炯率领红军三进皖西,和红三十三师组成前敌指挥部,周维炯和徐百川担任正付指挥长,率师横扫麻埠、独山残敌,一举攻克霍山县城,创建了皖西革命根据地,和豫东南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从此,鄂豫皖三省边区革命根据地形成。

三月十八日,中共中央发出《告商城县全体同志书》,热情的赞扬“商城的澡和同志们能在艰苦的情况下,积极地奋斗,从分粮、抗租的斗争,发展到地方暴动;并在斗争中建立起武装的红军队伍,于不久以前还战友领敌人反动统治的中心,解除了地主阶级许多武装,扩大了党的政治影响,这些英勇斗争的事迹和刻苦工作的精神,中央表示无限的欣慰和敬意。”同时,也指出了工作中的错误和努力的方向。给商城党的组织和同志们以极大的鼓舞和教育。

四月中旬,红三十二师从皖西返回商南与军部会合,继之,在南溪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第二师;另以红三十二师一部和一、二区游击队改编为军独立旅。此时,赤城县城虽为戴匪所盘踞,但广大农村仍为我所有。一、二、三、四、五区和商光边特区及刚建立的商(城)固(始)边特区建立健全了区、乡、村、苏维埃和经济、文化、土地、保卫、革命法庭及工会、青年、妇女、儿童团等各种组织,开展轰轰烈烈地分配土地运动和扩大红军等工作。土地改革,使十二万一千六百多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分得了二十二万九千五百多亩土地。解放了生产力,发展了生产。同时,进行了经济、文化、教育等建设,改善了人民的生活,苏区到处充满着生机和活力。

八月,中共豫东南道委为便于领导和开辟新区工作,肃清顾敬之反动民团,决定将赤城县划分赤城(赤城及其北区)、赤南(城南区)两个县。

一九三一年四月台票,张国焘等来到鄂豫皖后,全面否定苏区所取得的成就,推行一套极左路线和政策,给苏区人民带来了严重的损失和恶果。九月,张国焘等以手中的大权,从个人野心出发,打着反对所谓“改组派”、“第三党”、“AB团”的旗号,在白雀园开始了骇人听闻、触目惊心的大“肃反”运动。赤城县被肃杀的有原红三十二师的高级干部周维炯、肖方、廖业祺、漆禹原、詹梦雨、罗炳刚、王长先等。继之,红四军大批中下级干部和革命战士遭杀害,总数在两千五百人以上。

张国焘等在白雀园大“肃反”后,又把这一罪恶活动向各地党政机关、群众团体和地方武装中扩展。致使赤城县党、政、军等负责人李梯云、陈慕尧、陈兴山、袁汉民、廖炳国、吴靖宇、徐子明、曾昭如等一大批优秀共产党员被惨杀。据一九五一年中央人民政府南方老根据地访问团鄂豫皖分团河南分队,对商城九个区(不包括现属安徽省金寨县所辖的原商城和、乐两区和康区的一部)中的七个区,一百零一个乡的调查,被“肃反”杀害的县、区、乡党政军(地方武装)、群团和其他各种组织的负责干部,计四百零九人。尽管张国焘等假手“肃反”诬害了赤城县一大批优秀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但忠于革命事业的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并未动摇对党的信念,仍然前仆后继,英勇不屈地同敌人战斗。就在大“肃反”期间,中共赤城县委率其地方武装配合红四军,先后取得了赤城县的武庙集、河凤桥、商(城)固(始)边境草庙集等地战斗的胜利。

一九三二年二月十日,商城第三次解放后,中共豫东南道委和道区苏维埃进驻赤城,领导全区工作。三月,赤城县苏维埃工农兵代表大会,在城东南古井子附近曾小湾召开。讨论决定了政权、土改、经济、文化教育、群团组织等问题。这是一次重要的会议,为全面建设提出了新的战斗任务。

政权建设。全县(不包括赤南)共建立了十四个区苏维埃,一百二十七个乡苏维埃,成为一个完整的苏区县。

武装建设。五月上旬,赤城等县的独立团改编为红二十五军七十四、七十五两个师。赤城县再次组建了独立团。同时,全县赤卫军由原来五个团扩大到八个团,并成立了赤城县军指挥部,少年先锋队一百二十三个。广大劳动妇女,也积极参加赤卫军的侦探队和救护队。

生产建设。全县近十五万无田、少田的贫苦农民分得了土地后,迸发出极大的生产积极性,在乡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组织互耕队、共耕队、代耕队,以解放劳力不足的困难;同时组织手工业和平合作社、信用社,以解决农民缺少生产工具和资金的困难。

经济建设。县成立了鄂豫皖省经济公社第六分社;区在集镇上建立了四十三个经济公社。共开办了二十多个纸棚、锅棚、煤窑、纺织厂、军工厂、烟店和茶叶行、药行、杂货行、商店等,职工近千人,生产各种品,供给军需民用。经济公社还负责批发业务,掌握市场物价;并在赤白区交界地建立接头处,白区商人和群众可以把食盐、布匹、西药、电池等日用百货偷运到接头处,卖给经济公社,经济公社再把赤区的桐油、茶叶、茯苓、生漆、蚕丝等地特产品卖给他们。从而繁荣了苏区的市场,发展了经济。打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并进行了金融管理和财政税收工作。

文化建设。县、区、乡苏维埃设文化委员会,负责文化、教育,卫生等项工作全县办有模范小学和中学及列宁小学校三十五所,识字班一百零三班,医院六所。县有红日报社、红日印刷厂、红日剧团,区有宣传队、俱乐部、游艺室。城乡文娱宣传非常活跃。全县人民不仅在物资生活上得到了改善,而且在文化生活方面也有很大的提高。县苏维埃还设有粮食委员会,负责管理粮食市场和储运;交通委员会负责交通和邮电;保卫委员长会领导保卫局和革命法庭,对敌人实行专政,保卫苏区安全。县、区、乡建立健全了工会五十三个、农会一百二十二个,共青团支部六十九个,妇女会一百二十六个和儿童团、反学大同盟、赤色互济会等群众性的组织。这些组织是在围绕党的中心工作而开展活动的,动员组织群众积极参加土改、苏区建设、反“围剿”斗争等方面都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开始后,红四方面军和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人民进行了极其勇敢顽强的斗争。但是,由于张焘机会主义路线的领导。终于导致这次反“围剿”斗争的失败。九月十四日,敌张钫部七十五师侵占商城。中共豫东南道委、道苏和赤城县、区、乡机关工作人员,被迫分两路撤离。道委书记高敬亭率一路去光山;道苏主席张德三率另一路去汤家汇转至金刚台、窑沟、熊家河一带。从此,开始了艰苦的坚持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蒋介石在发动第四次“围剿”之初,就下令:“(一)匪区壮丁,一律枪决;(二)匪区房屋,一律烧毁;(三)匪区粮食分给铲共义勇队、搬出匪外,难运的一律烧毁……”。红四方面军主力西去,敌人侵占苏区后,便提出“民尽匪尽”的反动方针,在“血洗大别山”、“铲除干净,绝尽根苗”等法西斯口号下,残酷地进行“清乡”,对我根据地实行灭绝人性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敌人每到一地,疯狂烧、杀、抢掠,肆行白色恐怖,商城伪县长顾敬之和匪军七十五师,在商城制造了一处又一处“杀人场”、“万坑”、“无人区”、“收容所”,数万人民惨遭杀害。长竹园五里山河湾挖了两个大坑,一次就屠杀活埋九十六人。四处“收容所”关押着共产党员、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二千余人,均被残杀和稀饭里拌石灰中毒致死,其惨状不堪目睹。并大肆抢卖苏区妇女。仅敌七十五师师长宋天才就在商城用汽车运卖苏区妇女数千名。余子店户地主十二间瓦房外,三十三房房屋全被烧光。全乡三百四十五户,被杀绝的就有四十四户,另有六十三户被抓走六十三人;被鞭打一百七十六人;许多妇女被强奸;物资全被抢光。全县各区、乡这种惨状比比皆是,迄今仍有许多残迹可见。敌第十二师在金家寨附近的柳树湾,一次就屠杀和活埋群众三千五百多人,在六安县的上楼房杀害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一千二百多人后,还残忍地割取烈士的耳朵去邀功请赏。敌第八十九师在红安县的平台岭,一次就屠杀群众二千多人。红安县城、七里坪、霍山县的诸佛庵镇及其他地方,都有尸骨累累的万人冢。大批青年妇女被蹂躏,被贩卖,人民财产被劫掠一空,无衣无食,冻饿交加,惨不忍睹。据光山县中部根据地二十九个乡的不完全统计,这一时期敌人用各种手段杀害致死的地方干部和群众(不包括在战斗中牺牲的)一万二千四百三十三人,烧毁房屋一万二千三百二十五间,全家被杀绝的二百零三户,村子全部被烧光的四百三十九个,下落不明的有一千零七十三人。敌人在乘马,泗店、田铺一带方圆六七十里的地区内,烧毁村庄八百九十一个,杀害群众二万四千八百二十五人,抢走耕牛一万四千一百八十头。国民党“围剿”军足迹所至,火光烛天,庐舍成墟,田园荒芜,尸骨遍野,百里无炊烟。金家寨以西,挥旗山、长岭关以东,松子关以北,狗迹岭以南的百余里地区,到处是一片焦土,冷落荒凉,成了“无人区”。老君山、卡房等许多山区亦未能幸免,根据地遭到空前功尽弃浩劫。敌人不仅实行“三光”政策,还对革命根据地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妄图把鄂豫皖边区军民置于死地。国民党驻汉口三省“剿匪”总司令部于一九三二年十一月制定的《匪区封锁条例》明文规定对以下物资实行严密封锁:“(一)食物类:谷、米、麦、盐、包谷、豆、甘薯、家畜等;(二)军用原料类:铜、铁、白铅、硝磺、煤炭、汽油、棉花、电料等;(三)卫生材料类:诊疗所需之中西药品等。”敌人还在其统治区里设立“民众日用品公卖局”,对米、面、食盐、煤油等物资限量出售,以防人民群众多购这类物资后偷运给根据地的军民。敌人为了加强对鄂豫皖边区的反革命统治,新划分了一些县的行政区。把安徽的霍山县、六安县、霍丘县与河南的商城县、固始县之边界地区划出来,设立立煌县,1、以金家寨为县城,属安徽省,把河南省的光山县、罗山县和湖北省的红安县、麻城县之边界地区划出来,设立经扶县。2、以新集镇为县城,属河南省。把河南省的罗山县和湖北省的孝感县、黄陂县、红安县之边界地区划出来,设礼山县,3、以新集为县城,属湖北省。同时国民党反动派还到处动员外逃的土豪劣绅、地方恶霸等反动分子,纷纷随匪还乡,配合国民党“围剿”军进行“清剿”,到处逼迫群众插“白旗”(敌人每领一地,就逼迫群众用白布或白纸做成旗子,插在门上,以示“归顺”。后来,群众把被敌人占领的根据地统称为“白旗下”),组织保安队、民团、壮丁队、“铲共义勇队”等,推行保甲制度,实行反革命专制。

一九三三年一月,鄂豫皖省委决定撤销豫东南道委,赤城、赤南归皖西北道委领导。全县赤区大部丧失,仅剩下双河、苏仙石、熊家河三个区。中共赤城县委,为了保卫最后一块根据地,便积极发展地方武装。二月中旬,在曹家湾成立了赤卫团,团长杜昌甫。三月,在熊家河成立了赤城县二路游击师,师长朱世升,政治委员由县委书记吴代芬兼,付师长杜昌甫,全师五六百人。赤城县二路游击师成立后,活动在双河、桃树岭、熊家河、金刚台一带。经常采取夜间突袭和白天伏击的办法,机动灵活地打击地主民团和国民党小股部队,坚持根据地的斗争。

一九三四年冬,红二十五军奉命北上抗日,蒋介石为了扑灭鄂豫皖根据地的革命火种,又纠集三十万兵力,以梁冠英(后为卫立煌)为“剿共”总指挥,限期将鄂豫皖的红军“完全消灭,永绝后患,彻底肃清,以竟全功”。从此,我根据地开始了更加艰难困苦的三年游击战争。敌人侵占我赤城根据地后,提出“有民就有匪,民尽匪尽”的反革命口号怪根据地肆意烧、杀、抢、掠,反复围、追、堵、截、搜,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制造了一个个“万人坑”、“无人区”,许多村庄被夷为平地,变成废墟。汤家汇周围数十里,被敌人用铡刀铡死的红军战士、家属和革命群众有一万多人,在商城设五个“难民所”和“收容所”,每处关押革命群众四五千人,每天都有成百人被迫害致死。据鄂豫皖根据地河南部分调查资料记载,“仅商城内五个‘难民所’即死人二万人以上。”年轻妇女遭遇更为悲惨,除杀害的外,活着的多被污辱后,又被贩卖。由于敌人的残酷杀害和战争中的牺牲死亡,使我县人口锐减。除一九三三年初,建立立煌县制,商城东南十四保划归立煌外,只剩有三万零七百六十六户,十八万八千零七十六人,减少近十二万人。敌人的残暴,并没有吓倒英雄的商城人民,他们跟着共产党,继续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一九三五年二月,鄂豫皖省委常委、皖西北道委书记高敬亭领导重新组建了红二十八军,并决定以中共赤城县委为中心县委,将赤南、固始、六安等地党组织和地方武装汇集一起在窑沟一带活动。

六月,窑沟成了敌人重兵“围剿”的目标。窑沟地区比较狭窄,回旋余地不大,赤城县委书记石裕田率领商北游击大队和机关干部二百余人,到霍山、潜山、太湖一带游击,七月找到高敬亭,编入红二十八军。县委留下张泽冖、陆化宏等同志带领少数武装和几十名女同志上了金刚台,与赤南县部分区乡干部合并,在铁瓦寺成立了中共商南县委和商南游击大队。为了便于行动,妇女同志编为一个排,在山上游击。后来敌人对金刚台进行重点清剿,四周建立起碉堡群,将金刚台团团围住,每天出动大批部队进行搜山、烧山,狂妄叫嚣“砍尽山上树,挖尽红军根。”敌人还实行封山和移民并村,企图将我游击队困死在山上。中共商南县委为了避开敌人的锋芒,把商南游击大队分成七个便衣队,四处游击,时散时合,重点打击敌人;留下的人员坚守山上,与敌人周旋,牵着敌人的鼻子转,依靠便衣队送些粮食和山上的野菜野果充饥,过着“天当被子地当床,野菜野果是食粮”的艰苦生活。便衣队的建立,改善了活动环境,与群众取得了联系,化被动为主动。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先率手枪团三分队打回老根据地,广大群众纷纷奔走相告:“我们的红军又回来了。”便依队和红二十八军手枪团的第三分队一起化装成敌人,曾一气拔掉熊家河帮人的碉堡十一座。后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又横扫了苏仙石、皂靴河、汤家汇等周围数十里地的敌人据点,连拔敌人碉堡六十余座,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大煞了敌人的威风,鼓舞了革命人民的斗志。同时,县委还采取一些机动灵活的政策,分化瓦解敌人,争取和利用伪保政权,让他们为我们送情报,送粮食、医药,掩护伤员;严厉打击那些顽固分子,使敌人的反动气焰大为收敛。高敬亭率二四四团一营和手枪团一、二分队,在史河与林维先、张泽礼分手后,转战于六安、霍山、岳西、潜山等地区,转战中攻克敌围寨、据点数处,消灭了部分民团。十二月中旬,进至蕲春县龙井岸地区,歼敌三十二师九十四旅一八七团一个营,缴获轻重机枪十挺及步枪、子弹各一部。龙井岸战斗后,高敬亭率领部队到太湖、潜山一带活动,与潜山战斗营一起攻克了敌数处据点。十二月下旬,进至商城、立煌、麻城边境地区。这时,特务营,二四四团三营也分别进抵该地区与高敬亭会合。红二十八军分散活动的部队集中的后,部队进行了整编,撤销三营,三营的干部战士分别编入一营和特务营。

一九三六年,红二十八军基本上以营为单位分散进行游击活动。由于红二十八军跳至外线分散进行游击与伪装战术的普遍运用,加之地方部队与便衣队灵活巧妙斗争的配合,使敌人在老根据地内费尽心机筑置起来的碉堡网和封销线失去作用,因而卫立煌的“清剿”计划亦遭到破产。

英雄的商城人民,在中共商南县委的领导下,终于以顽强的毅力战胜了敌人的无数次“围剿”,将革命火种保存了下来。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站点地图|使用帮助|免责声明
中共商城县委政法委 | 商城县新时代文明实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