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商城 > 商城旅游 > 文化商城

五爷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08-19     【字体: 】 

    

王庆岚

 

刚搁下饭碗,妻就开始唠叨了:你明天上午去医院看看你五爷,他住院了,据说是胃癌。

五爷―住院―胃癌。我听了为之一震。妻又叮嘱了一句:你去了要说他的病能治好,并且很快就会好的,他现在怕死着呢?   

五爷今年八十四了,他早已四世同堂了。一个古稀老人,对死亡应该看得很平淡事,但五爷不这样想。

旧社会时的五爷我无从知晓。打我记事时的五爷就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办事公正的人,乐于助人、受人尊敬的人。大集体时,他当过生产队长。别看他不识字,就是一个读书人也不一定有他那么知书达理。那时群众对他口服心服,没见过他同别人拌嘴,更不谈打架的事。

前年五奶去世时,五爷从头到老数落着哭,那伤心样子,让所有参加悼念者黯然泪下。失去“老来伴”,五爷一直未能从这块阴影中走出,有时一个人发呆,自言自语叫着五奶的名字;有时幻觉中五奶去菜园了,自己便跟了去・・・・・・以后的日子里每次家里吃点什么,五爷总是把肉或汤背着家里人端出来,朝着五奶坟墓的方向叨唠几句,饭后还赶集买两刀纸烧给五奶。用五爷的话说:我今天吃鸭子,她没有吃着,我给她钱让她在那边买着吃。

五爷喜欢抽烟喝酒。他一天两喝。他嫌瓶装酒香味大,一直喝自家酿的大米酒,七八十岁了一顿三两没问题。印象中,五爷总是嘴中叼着烟、手端酒盅子的记忆。大集体时抽自家种的烟叶,后来有九分钱一盒的“鹅牌”和“航行牌”香烟后,总是偷自家的鸡蛋去换。那时一个鸡蛋五分钱,还换不到一盒烟,好在那时香烟可以零根卖。为了抽烟五爷不知挨了五奶多少叨唠。现在五爷平时抽的都是五元的“红旗渠”,还有拜年时比“红旗渠”更好的礼品烟。有时看到五爷眯着眼抽着“利群”或“南京”时,那种幸福样子仿佛吃的不是一般意义的香烟,而是上了天堂,在享受天上的富贵。

五爷是红军流失人员,真正“扛过枪、过过江”的人,民政上每年还给他四千多块钱呢!自己手上有零花钱,后人们还孝敬点,五爷算不缺钱的。

来到医院,看到五爷骨瘦如柴、面黄肌瘦,平时不显眼的老年斑更突出,甚至有点可怕。他紧紧拉住我的手,有气无力地说:“谢谢王老师……我这胃病怎么不见好呢?莫非是什么癌症……阎王爷让我再活两年,就要求两年,八十六你不请我,我自去还不行吗?”

我记得妻交代过的话,一边应和五爷的话,一边安慰他。他缓了缓又说:“说句心里话,我真不想死。这年头多好过啊,细米、白面吃不完,还不缺钱;种田不交税;学生上学也不要钱。没想到我这辈子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我就要求两年,按说这个要求不高啊!昨晚我梦见你五奶了,怕是我那老婆子催我去了……”五爷说这些话时,我分明看到他眼里含着泪水,分明听到他在哀求――看得出,他不想急于与五奶“团聚”。

五爷似乎还要说些什么。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松开五爷的手,走出了病房。

一路上,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大慈大悲的菩萨,请您保佑不想死的五爷吧!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站点地图|使用帮助|免责声明
中共商城县委政法委 | 商城县新时代文明实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