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商城 > 商城旅游 > 文化商城

黄柏山飞瀑印象



来源:商城传媒网     更新时间:2009-05-26     【字体: 】 

黄柏山飞瀑印象

 

蒹葭青青,鸟鸣嘤嘤。

走在大峡谷新修的人工便道上,恍然进入了一个新鲜的清凉世界。脚下是激越的清流,身边是恣意的密林,山芦苇的穗子刚刚抽出,铜钱树的粉花撒落在各处。清溪时而舒缓,时而急促,时而隐在狭小的深谷,时而蓄成一块翡翠的深潭。尤其是在铜锣潭那里,好不容易汇聚的一潭碧水,却被一堵百尺高的破崖挂出一片白亮亮的飞瀑。风吹来,珠飞玉溅,晴空细雨。

山水照人迷向背,只寻清溪认西东。这是谁的美文?实在是记不清了。只记得导游的美眉说,清溪上的铜锣潭是北宋天波府的烧火丫头杨腊红一个铜锣砸将出来的。

说起铜锣潭,就想起一个关于爱情的话题。

以我浅薄的人生经历,我就感悟到爱情这个东西实在是奇妙而且可笑。倘若是爱情的那根琴弦被拨动了,即使天南地北的两个陌路人,哪怕是打打杀杀的一对活冤家,在关键时刻也能够撇开爱恨情仇,硬是打磨出一串爱情的火花。杨腊红本是奉了朝廷之命,来黄柏山征剿聚众起义的黄花天子。两人从头战坪打开第一仗,一路兵来将挡,不分胜负。战到扎花店,杨腊红的一双绣花鞋丢在了对方的营下。渐近黄柏山,打了第一百仗的时候,两个人才悟开门道,一个是勇敢善战的女英杰,一个是青年英俊的伟丈夫,本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妙佳人,如何能使出那十八般的好武艺?结果就在胜卦尖上,进退无计的杨腊红将那进军的锣鼓当空一扔,深峡里顷刻就撞出一片百丈高的危崖来。危崖之下,就是深不可测的铜锣潭。

杨腊红那时率领的是北宋的官兵,属于官之类。黄花天子那时只是一个割据纷争的山大王,属于匪之流。但是在爱情的范畴内似乎是没有官与匪之分的,官与匪不仅可以勾结,而且谈一下恋爱也是可以的。

到过黄柏山的史上名人,除了宋代的张元干和明末的李贽、公安派三袁兄弟外,还有一位正国级的李唐时期的宣宗皇帝。唐宣宗李忱是唐宪宗李纯的第十三个孩子,按照长子继承法的规则,想做皇帝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也正因为一直苦于皇室的纷争,所以就早早出家做了和尚。据说在某年的某月,随同希运禅师游历到了黄柏山。在深山峡谷之中,遥见瀑布飞挂,禅师就说:“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哪知李忱先生早有大志,并未将禅师的开导放在眼里,兀自对曰:“深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做波涛。”惯于韬光养晦的李忱后来果然时运转济,顺顺利利做了皇帝。

正是铜锣潭的这匹飞瀑,成就了杨腊红的一段佳话;也正是铜锣潭的这匹白练,给予了李忱先生优胜劣汰的大智慧。

青山很美,我们很累。

其实我们不会创造美,我们只是美的啦啦队。

文章作者:赵曾友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站点地图|使用帮助|免责声明
中共商城县委政法委 | 商城县新时代文明实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