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商城 > 商城旅游 > 文化商城

大别山泉2009年第1期(八)



来源:大别山泉杂志社     更新时间:2009-04-07     【字体: 】 

龟衣郎  

●耿昌军  

   

唐朝时候,有个陆员外,家财万贯,良田万顷,是当时全国很有名的一个大财主。家产越多,陆员外的心病也就越重,原来老两口都年近50,还没个儿子,咋不叫人揪心地痛?  

蹊跷的是,这年腊月, 陆 太太忽然呕吐不止,经医生检查,怀孕了,把这老两口乐得眉开眼笑的。怀胎刚到七个月,孩子就生了下来。陆员外一看,气得脊梁筋都要炸断了,原来是个龟儿子!“天啦!我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呀!生出了这么个难看的龟儿子?”陆员外一连睡了好几天,感到无脸见人,就捡了些黄金白银,到千里以外大河镇做生意去了。  

儿子再难看,都是娘身上的一块肉, 陆 太太却疼爱得不得了。龟儿子长得很快,两个月不到,就有箩筐那么大;三个月刚出头,就能竖起两只前爪,用两只后爪学走路。全府上下的人见他这个难看样,都躲着走。湾邻见了他,都像避瘟神。一年了,龟儿子学会 说话了,他对娘说:“娘呀!你要嫌儿长得丑,就把我的龟衣脱下来”。娘说:“你浑身上下都是皮,剥了,不要了你的小命?”“娘呀!你不知道,儿子是大海里的老龟呀!投胎走得急,龟衣没脱下来,就匆匆带来了。其实,娘只要听儿子句话,脱儿的龟衣容易得很,只要让儿吃了大海里的红鱼和绿鱼,儿就会成个少年郎。” 陆 太太叹口气:“儿呀!大海离这有千里远,娘咋办的到呀?”“娘别急,附近不有个伏山潭吗?潭底一直通到大海里,每年517日那天,有真龙出来戏水,只要娘去伏山潭,就能得到红鱼和绿鱼。” 陆 太太听了,仿佛有灵光一闪。附近深山里确实有个伏山潭,人都说,517日凌晨四更天,有真龙戏水,谁见一次会增寿。  

眼看517日就要到了, 陆 太太头天晚上就赶路,三更天时就撵到了伏山潭,四更天来临,只见潭面咕嘟嘟地往外扑水花,在水花中间,升出一个披长发、穿轻纱的小龙女。她手拿把梳子,就把水花梳长发,梳一遍,就用长发把水花弄得满天飞。在白花花的水雾里,出现了带有翅膀、长有双腿的红鱼和绿鱼,在穿插嬉戏。梳了 头,小龙女就坐在椅子上,红鱼绿鱼都趴在石头间,把她围了一圈。 陆 太太心急,跑出来就抓,把个小龙女吓得掉进水里。红鱼绿鱼像被什么东西定住了,想跳也跳不走。  

有了鱼,龟儿子就把自己关在密室里,把红鱼绿鱼生吃了,一连几天都不出来。七天过去, 陆 太太打开密室的门,发现儿子变成了十五六岁的少年郎,细皮嫩肉,白干白净的,简直比潘安还美。他在床上睡着了,整个床铺都湿漉漉的。一套用龟片组成五角形的龟衣,掉在地上。她数了数,一共72片。龟儿子醒过来,一把抓住龟衣不放:“娘不要乱动,这对龟儿有大用。”藏进柜子里。  

不久,龟衣郎吵着要见爹爹, 陆 太太就让他到大河镇去了。他只能在夜里赶路,走到大河镇,他问开茶行的陆员外,有人就将他领到镇中最繁华的古楼门前。龟儿子变成少年郎,陆员外的心病早就去了,喜滋滋将儿子接进家。可好心情不到第二天,少年郎又变成了龟儿子,成天一付龟模样,陆员外的心病更重了。小镇上风言风语的,让茶行的生意一落千丈。其实,陆员外不知道,儿子龟衣只能夜晚脱,白天穿,这样才能永葆青春的活力。要是一天不穿龟衣裳,儿子全身皱巴巴的,比根枯烂的木桩更难看。  

朝中有个姓李的兵部尚书,是陆员外的同窗学友,他听说好友的儿子变成了龟,感到同情,就和女儿月蝉来大河镇探看。这李月蝉好奇心重,一心要看看龟儿子。陆员外说:“他长得太丑,你就别看了,一看就恶心,我早将他锁进了暗室里。”这李月蝉哪甘心,就趁夜里撬开了暗室后窗,向里一望,哪里是龟儿子,分明是个细皮嫩肉、白干白净的少年郎,他捧着书,正在灯下读。这么美的少年郎, 李 小姐咋不爱?她将心事向父亲讲,父亲一个劲地摇头:“人家是只龟,你就死了这条心。” 李 小姐拼命吵闹,说这么美的少年郎不嫁,她就死掉算了。李尚书没法,就趁早上到暗室里,一看就吓得鼻尖冒凉汗:一只大龟在里面爬来爬去。他对女儿说:“你要和龟成亲,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赌气拽着女儿离开了大河镇。  

到了京城, 李 小姐的魂被龟衣郎吸去了,成天焉拉吧叽的。想念不过,就想到和龟衣郎私奔。她趁夜来到茶行,撬开暗室后窗,对龟衣郎说:“你爹看不起你,我爹也瞧不起你,我们一起走吧,去过自在的日子。”龟衣郎哪找到这好的事,带着脱下的龟衣 和李 小姐出逃了。  

他们在一偏僻的小村住了下来。洞房花烛夜时,望着美貌的龟衣郎, 李 小姐恋恋不舍地说:“相公,以后你就别穿龟衣了。”龟衣郎叹口气:“哎!还没到时候,咋少得了它呀!” 李 小姐含泪点点头。  

过了些日子,思念父母的 李 小姐去了趟京城,回来后就唉声叹气的。原来,并不是父亲反对她和龟衣郎的婚事,而是朝中出了大事。说是我敌依仗一个蛤蟆精,屡犯大唐边境,把唐军打得节节败退,一连丢了好多城池。这蛤蟆精能穿上麻癞皮,成个骁勇善战的大将;穿上麻癞皮,能放射出一种毒汁汽,将成百上千的唐军毒死。兵部李尚书无能荡除外寇,皇上急了,就限制他一个月扫除外敌,要不然,就满门抄斩。龟衣郎兴奋地说:“娘子,我们的好事出头了。我有办法扫除外寇,快带我去京城吧。”  

两人夜行晓宿,很快来到京城。李尚书本来反对这桩婚事,加上大事缠身,也只能叹息作罢。听说丑女婿是来破敌的,脸上才有了笑色。  

寻到良将,李尚书带兵直进边关,和敌军对峙。龟衣郎果然看见对方阵地上,站着个蛤蟆大将,他身披麻癞皮,一连打败了几个唐将,气焰非常嚣张。李尚书不得不亲自出马迎战,只几个回合,蛤蟆大将打不过李尚书,将麻癞皮一抖,紧紧裹在身上,李尚书和唐兵当即临阵倒戈,原来,这蛤蟆大将在穿麻癞皮,一旦成了蛤蟆,将要施放毒汁汽的。只见他不断晃动身子,麻癞皮将他越箍越紧,一会儿就和皮肤粘乎在一起了。蛤蟆大将成了一只大蛤蟆,刚要张开大嘴吐出毒汽,只见唐军阵地爬出一只巨大的乌龟,它将两只前爪竖起,把头抬起来,张嘴对着蛤蟆嘴,把蛤蟆施放出来的毒汽全部吸吞进了肚里。只见乌龟一边吸,一边吞,脖子还舒服地梗动了几天。没等毒汽喷放完,只见乌龟大嘴一张,一口将蛤蟆头吞下去,“格崩”一下咬断了,血液立刻飞射了一地,乌龟张着大嘴,对着蛤蟆的腔管,将喷出来的血液喝得一干二净。最后还伸出舌头,将地上的血液舔了又舔。  

蛤蟆大将战死,敌军哪敢再战,纷纷四散溃逃。唐军乘胜追击,将敌先头部队消灭得干干净净的。后面的敌军听说蛤蟆大将已死,谁还想送命,兵将也都各自出逃。10天不到,唐军将丢失的城池又一一夺了回来,半月不到,外敌全部逐出边境,一月不到,外敌发来投降战表,表示永远向唐称臣。  

龟衣郎凯旋回朝,却睡在密室的床上起不来了,一连过了七天, 李 小姐打开房门一看,床上躺的不是龟衣郎,而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郎,还和潘安一样貌美,只是那套72片的龟衣不见了。床下的四周,全落满了厚厚一层黑灰,发着龟腥的气味,龟衣郎醒过来, 李 小姐见他全身汗浸浸的,就问他是咋回事。龟衣郎说,那蛤蟆的毒汽和血液是特效的毒品,专门用来溶化龟衣的一剂良药,同时也能根除龟衣郎全身皱巴巴的枯烂样。龟衣郎吸喝了毒汽和血液,改变了身体的血细胞,身上的五角形龟衣也就慢慢化成了灰,脱落下来。  

从此,龟衣郎再也不用夜晚脱,白天穿了,成了个真正的少年郎。  

   

   

   

旧体诗创作之浅见  

●张庆林  

   

  

   

诗词不独平仄平,妙在惊人气势宏。  

尺幅万千雷雨动,何须忧虑霁天明。  

   

  

   

纬经文字织纲绳,故纸堆中搭旧陈。  

据典引经偏不当,朦胧晦涩谁问津?  

   

  

   

文章千古应时作,赋咏当为大众歌。  

口语言词非俚语,诗吟现代读者多。  

   

   

   

   

重游白龙峡  

●王凤林  

   

2003年,余命名并极力推介了“白龙峡”,逢金刚台国家地质公园获准建设良机,“白龙峡”得以包装开放。秋末冬初之际,与友人相约,重游故地,余不胜欣慰,不顾言浅,欣然命笔。  

峡如白龙劈两山,  

幽深清绝烟云漫。  

不觉五年期已过,  

步道新成肠未断。  

临谷一览魂魄惊,  

扶阶回望心胆寒。  

  当年郑燮取水处,①  

不教凡尘染碧潭。  

注:①:当年郑板桥曾游览白龙潭,留下了“淮南江北,一片青山入座;吴头楚尾,半潭秋水煮茶”的佳句。  

   

   

目击:一场大雪(组诗)  

●赵家利  

   

旷野:纷纷扬扬  

   

一床被子  

再盖一床被子  

又盖一床被子  

是金子也被焐化了  

麦苗和蔬菜的呼吸开始困难  

踹了几脚却是白搭,太严实  

有几粒轻狂的思想想要孵出壳  

又怕突然窒息  

   

羽毛一片片地落,铺天盖地  

天空快成秃头了  

翅膀便也无法飞  

别哭,小心眼泪也要变作雪花  

   

几株老成一些的树  

还大睁着混浊的眼睛,望呵望  

太阳的铲车啥时才能运到  

   

场景:墓地  

   

父子二人踏雪的足音  

没有惊醒在此酣眠的祖先  

他们早已四肢酥软听觉迟钝  

除非地震一般擂响大地这面鼓  

   

远离村庄的墓地静穆、修远  

田间小路缠绕着它成为一个胎盘  

点燃香蜡火烛和串串纸钱  

腾起的烟裹挟着雪花  

去天空寻找生命之源  

   

父亲“卟嗵”一声跪在雪地上  

佝偻的腰身拥抱了胸前那片积雪  

我看见他稀疏的头发突然又白了一大片  

墓地后面那串深浅不一的脚印已经漫漶  

光阴的故事又将重新修改  

   

一只受伤的乌鸫鸟  

   

这是徜徉在天地之间的  

一个小小的叛逆者  

企图用它的坚韧和不屈  

给世界画出一个花脸来  

而最终的结局是  

滴落在纸上的墨迹  

又迅速被白涂尽  

   

其实,这样的乌鸫鸟还有一大群  

它们不乏勇气,个个携带吸足水量的墨笔  

在雪野上舞动出黑白大写意  

把一幅幅狂草栽种在大风中  

传达着上帝光临人间的旨意  

   

突然,一只乌鸫鸟用力过猛  

扑倒在地  

最后的黑竟绽放出一朵  

绚丽的梅花  

让温热的雪花开始战栗  

   

雪地之月  

   

刚从黑暗之中逃离  

突然被四射的光芒捆缚  

谁来见证  

那暴露在苍白下的惊悚  

那潜藏于微笑后的恐慌  

   

江山没有了层次  

世界失去了秩序  

大盈之后的大亏   或者  

大亏之后的大盈  

纵然手握一管神奇的狼毫  

奈何等不到关键处落笔  

   

直到旷野上闯进几只狂吠的野狗  

画面才开始活泛  

空气中充溢着感动  

   

赵家利,男,42岁,河南作家协会会员,《史河风》主编。  

   

   

   

刘景志诗二首  

   

桃花伤  

   

泪水在风的肩上  

血液慌乱地奔上枝头  

一些情话跌落半生  

你却说只为一个人夺目  

   

背不动身后的笑声  

犁不进一g黄土  

你就再给十年  

让那鲜艳燃遍我的原野  

   

走进月光里  

   

再没有力气忧伤  

松开掌心,把思念流放  

我想说的话被月光照亮  

   

草丛里飘出歌声  

而我等待经年的骏马奔驰而来  

   

今夜,不肯卸妆的爱人  

可否和我一起,饮尽千年琼浆  

醉了你,也醉了我自己  

   

   

张玉泉的诗  

水面上的诗行  

   

用三寸金莲踩出的诗行  

在清蓝的湖面  

书写密集的语句  

畅快淋漓地涂抹  

不分段窄窄仄仄恣意飞舞  

   

心仪已久的倾诉  

斟满每一个仰慕的容器  

细柳垂泪,弯弯叶眉透着几分怜影  

等待细雨的岸  

磅礴与细腻就在江南之雨  

品茗亭独立贤山一角  

毛尖浮腾掠雾于茶几上  

沉思听雨  

这段长诗的朗诵  

缠绵含情,撩痛心胸  

忽又仰天长啸,随风入雾  

千里之外  

   

池边有荷,河边有伞  

伞下定有那长裙女子沿湖岸独步听浪  

拍石,黄土消溶于水  

含着苦涩与相思  

缭绕江南  

   

千岛之湖,沐浴于诗中  

湿重的一部大书  

卷制一幅长卷,墨蓝,孤舟,乳雾  

尽藏其中,只待找寻  

小小雨点,那个包裹里竟藏着  

你的体温  

我的热燥之心  

整个湖面,冷峻于原始之美  

   

曾是小岛之上,荒草尖头悬挂  

你的目光  

草结的环,草结的戒指  

和雨线的婚纱  

十年之后  

在雨中对视,再添几分凝重  

   

雨扑于湖上,找不到  

爱情的踪迹  

犹如生活  

白话的夫妻  

共同迎击深沉的湖底  

在摸索现实的湖岸  

   

诗已潜藏,几丝小雨  

再圈漪涟  

又把生活的平静打破  

我想在这雨中呐喊  

   

像一只无所畏惧的飞鸟  

抖落翅膀的灰尘  

在湖面上  

为一首诗断句  

   

      

   

我已独享  

在长台,谭家河,在柳林  

还有更多的塘,更多的池,更多的  

舞台  

在人间的七月  

芳已落尽,花已藏于阁楼  

只有莲蓬高举,如明灯  

悬于池面  

如胀鼓之乳披青衣于  

霞云  

   

荷举手投足  

纤弱无比,绰绰迷人  

她落雨化珠,掬于掌心  

点于眉间  

弄姿于无人处,风与小蝶  

穿插其中  

或有农家鸭鹅  

拨红掌于其间  

   

荷红落尽,便是受孕季节  

仍美丽不减,戏水而居  

她绿色衣裙不带浮尘  

随风起伏中  

黯然于浊泥中扎根  

   

雪白之藕,空灵无比  

只是深藏于闺中  

听风雨的南方郊野  

清清冷冷  

在农人的炊烟中  

寂寞落蒂  

   

荷舞。清水的诗书  

蜻蜓点水处  

那一无名侠客  

只留下目光  

   

桃花,我思念的桃花  

   

繁华的花市,我看见她  

奔走的速度  

从枝叶中挣脱,伴随着尖叫  

桃花点点,针尖上带着  

青春  

   

谁能阻挡桃花的开放  

一晨之间  

桃花打开身体  

   

把枝头占满  

拥吻我迟疑的目光  

还有我那颗  

迷乱的心  

   

张玉泉,男,197811月生于河南鲁山,现工作于信阳。曾在《诗刊》、《星星》诗刊、香港《圆桌》诗刊等发表诗歌散文作品。著有个人诗集《另外的叙述》(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荷之舞》(美国惠特曼出版社出版)。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站点地图|使用帮助|免责声明
中共商城县委政法委 | 商城县新时代文明实践网